血色情人节!98年武汉长江大桥公交爆炸案,凶手竟是两名男同性恋

情感导师 10320

 添加导师微信MurieL0304

获取更多爱情挽回攻略 婚姻修复技巧 恋爱脱单干货

1998 年 2 月 14 号 10 时 8 分,武汉长江大桥,一辆正在行驶的公交车发生爆炸。就像是投进平静湖面的一块石头,这起爆炸案激起的水花,不仅改变了梁吉平这个初入警界年轻人的命运,还在年逾六十、中国爆炸分析专家高光斗的心头荡开层层涟漪。

彼时两人还没有相遇,高光斗还没来得及告诉梁吉平。

血色情人节!98年武汉长江大桥公交爆炸案,凶手竟是两名男同性恋

「血色」情人节

2 月 14 号,天气晴朗,虽是刚过完年,空气里已经有了融融春意,街头巷尾到处都是情人节的气氛。这两年社会上刚开始流行过洋节,老一辈人自然表示不屑甚至谴责,年轻人却投入其中乐此不疲。

梁吉平计划这个情人节已经很久了。他订了十一朵玫瑰花,提前买了黄鹤楼的门票,定了做武昌鱼最有名的饭馆,还卖两张当下最火热的《泰坦尼克号》电影票。

女朋友小鹿是幼儿园老师,两人是相亲认识的。一开始梁吉平有些抗拒相亲这种形式,觉得太老土,可又实在经不住老妈压力。小鹿本人比照片上好看,眼睛不大,但看你的时候里面水汪汪的,像是一汪清泉。她性格也好,直爽,大方,有江湖女侠的气质。

小鹿见梁吉平的第一句话就是

「警察放古代可是捕快,我喜欢《四大名捕》里的铁手」

梁吉平也喜欢温瑞安,喜欢他四大名捕系列的武侠小说。因此他一下就把小鹿引为知己。

一来二去之后,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黄鹤楼坐落在长江南岸,是江南三大名楼之一,还有「天下江山第一楼」之称。更因为崔颢的一首七言律诗,使得它一年四季都有络绎不绝的游客慕名而来。

梁吉平虽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总觉得黄鹤楼就在那杵着,想去随时就去了,反倒从没来过;小鹿和他情况一样。直到这天情人节,两人才第一次爬楼,他们约在了黄鹤楼门口见面,小鹿幸福地接过梁吉平送过来的玫瑰花,随后他们开心地牵着手爬楼了。

刚过十点,梁吉平站在三楼,看着浩浩荡荡的长江,卖弄地背起了「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正借景抒怀,表达愁绪之时,小鹿则站在楼北边屋檐下,挤开周围游客,大喊梁吉平给自己拍照。

梁吉平端起借来的相机,调好焦距和曝光量,正要按下快门时,「砰」的一声巨响传来,不远处长江大桥上冒起了一团巨大的黑烟,还夹杂着火光。梁吉平愣了一秒钟,他立刻意识到,出大事儿了,出大事儿了!梁吉平跟小鹿说道,

「你先回家,我得去现场,晚会儿联系你。」

小鹿的一句注意安全的话还没说完,梁吉平已经跑下了楼。

黄鹤楼距长江大桥不远,梁吉平一路跑着过来,路上他做足心理准备,听爆炸声音,伤亡情况肯定严重,可真到现场他还是懵了。

呛人的烟尘,夹杂着炸药味、血腥味和烧焦的肉味扑面而来,一辆公交车被烧成了黑乎乎的架子,目力所及的地方全是哀嚎的幸存者、残缺的肢体、以及内脏和肠子,梁吉平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他没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梁吉平强迫自己平静下来,狠狠地按了按太阳穴,开始以警察的身份,向上峰汇报情况,控制现场。更多的同事陆续赶了过来,消防车、救护车、防暴队……梁吉平一直忙到晚上,看着现场种种惨烈的迹象,他总有种不真实感。事实上直到案件最后告破,梁吉平也觉得这两个月发生的一切都是场梦,一场噩梦。

突然的任务

爆炸案发生时,爆破专家高光斗赋闲正在海南度假,接到局里的电话脸色一沉对老婆说:“武汉大桥上公交车发生大爆炸,局里的领导安排我去调查,我得赶紧过去”,这样的情景老伴已经习惯。

高光斗马不停蹄,从三亚赶到武汉时,已是下午六点半。公安部派出的其他六位专家也都第一时间赶到了武汉。

看着和自己一样风尘仆仆的六位:公安部第五局局长张新枫、有中国痕检「定海神针」之称的痕迹鉴定专家崔道植;靠指纹破过全国几十起恶性案件的指纹识别专家徐利民;被称作「中国当代福尔摩斯」的物证痕迹专家乌国庆;公安部五局一处副处长许文荣;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高级工程师、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班茂森。

以往各怀神通,独当一面的中国神探全部到齐,高光斗心头不禁犯起了嘀咕,看来这次爆炸案难度着实不小。

任务艰巨

案情重大,但破案往往都是从一件件小事儿开始的。

以爆炸点为圆心,半径 500 米,还有桥下面的长江,都要彻底清查。要做地毯式的排查,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物品。

高光斗对专案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这意味着工作人员,要整个排查一千米宽的长江,以及五条街道。大家一致通过了这个方案,每个人知道,哪怕是错过一个纸片,也会耽误案情的进展。

武汉市委、公安局紧急抽调 100 多名省市刑事技术人员,按分片分段的顺序,对现场 2.4 万平方米范围进行了反复勘验,找到大量被炸物品碎片和人体组织。

凌晨一点,武汉这座城市已经入睡了,武汉公安局办公楼三楼的大会议室此刻还灯火通明,这是专案组的临时办公场地。从北京来的专家和武汉市局的工作人员正在开会讨论案情以及侦破思路。

梁吉平坐在会议室的一个角落,他在会议开始前给大家介绍了他刚到现场看到的情况。原本他是没有资格参与这种级别会议的,可因为他是第一个到现场的警方人员,还用相机拍摄了很多照片,所以才破格参加了整个会议讨论。

他连续忙了十多个小时,午饭和晚饭都没有吃,可脸上却没有丝毫疲惫的样子,在最初的震撼过后,梁吉平只有愤怒,只有想要将犯罪分子绳之于法的急切。

「现在距离案发已经过去十四个小时了,社会上已经有各种谣言。有人说是恐怖分子炸的桥,有人说是下岗职工,还有人说是女人失恋干的。群众比较慌张所以容易轻信各种说法,我们要做到是尽快破案,同时也要注意信息保密。」

专案组组长张新枫声音洪亮,他示意高光斗给他讲一下看法。

「从现场的情况看,基本可以排除恐怖组织的行为,极有可能是个人作案,案犯的动机目前还不知道,但从爆炸地面上被炸出的那个大坑和被炸车辆底部,以及炸坑的深度和车底损毁情况,我推断炸药是放在公交车地面上,而不是提前放在大桥上的」

高光斗声音低沉地一边放着现场的照片,一边向大家分析讲解。

「另外根据炸毁车辆和完整车辆的对比测量,以及紧贴爆炸中心的那张椅子的损坏度,还有死伤者的损伤部位算出,车上的炸药量为 10 公斤左右」

「我同意老高的分析。我看了现场的十几具尸体,这些尸体都是上半身较为完整,下半身都被炸得粉碎,这说明爆炸物的高度应该就在公交车地面上。

明天我们还是要抓紧时间清理出现场的爆炸物,把被炸碎的人拼出来逐个核实他们的身份,同时还要注意机场、车站等各个重要交通地点,密切排查,防止再次爆炸的可能」痕迹鉴定专家崔道植说道。

「刚我们组把现场收集到的 241 袋残留物筛查了一遍,没有发现电线、电池等遥控装置残留,但发现了导火索的残留物,所以我推断引爆炸药的人一定就在公交车上。」乌国庆补充说道。

「好。那接下来的重点任务就是还原出爆炸前公车上的情况,从爆炸前公交车上的 38 人中找出嫌疑人。今天就到这里,大家都累了,早些回去休息。这是一场硬仗,我们在跟时间赛跑,为了武汉市人民的安全着想,我们要快速破案,查出凶手」 专案组组长张新枫做了总结发言。

会议结束,大家无声地散开,高光斗明显地能感觉到,爆炸的阴霾笼罩着每个人。

梁吉平最后一个才走,他在卫生间洗了把脸,洗去了这一天的灰尘。洗完脸对着镜子看的时候,梁吉平突然发现自己哭了。温热的眼泪无声地在脸上流淌,梁吉平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又是在为谁哭。他既觉得眼泪是为了大桥上那些死者流的,又觉得是为了自己的无知而流的。原来真的亲身经历过他想要的案件后才知道,自己不会感到刺激,只会难过。

梁吉平越哭的声音越大,他很多年没有这么放肆哭过了。

「哭什么呢?」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梁吉平。

梁吉平慌忙用手擦去脸上的眼泪,他转身望去,昏黄的灯光下,是高光斗刀刻般棱角分明的脸。他挺着背站在走廊里,浑然不像一位已经六十多岁的老人。

「桥上有你的家人?」高光斗再次开口询问。

梁吉平擦干了眼泪,摇了摇头。

「那……你是第一次见这种现场?」经验老道的高光斗猜出了真正的原因。

梁吉平点了点头。

以往有老警察笑他年轻时他会脸红激烈的反驳,可这次他直接承认了。梁吉平这一刻明白了,年轻就是年轻,天然会缺乏经验,正视接受这一事实就好。毕竟年轻也意味着无限学习的可能。

「走吧,跟我到会议室」高光斗说完转身朝前走了,梁吉平默默跟在后面。

「我在楼下住,回去睡不着,算是职业病了,遇到这种案子就失眠。所以才想着回来,看能不能再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进来会议室高光斗坐在椅子上点着一根烟,对梁吉平缓缓说道:「别总我说话,你介绍一下自己吧。我看了你下午拍的照片,很珍贵。」

「我叫梁吉平,在刑警队实习,马上大学毕业。我之前当警察总想破一些大案子,甚至还盼着能出一些大案,想着越大越好,越难越能显现我的能力。可我没想到,真的发生大案,意味着这么多人没命了,这么多家庭完了。我现在真觉得,自己不配做警察……」

「你这个年龄有一些想当然也正常,未来路还长着呢,不要着急否定自己。我看你挺适合做警察,今天表现就很好啊」高光斗笑着对梁吉平说。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案件呢?那可是几十条人命啊」梁吉平想不明白。

「这些年我主导破获了三十多起爆炸案,回忆这些案件的话,破案的成就感远不及疑惑感来得强烈,案子虽然破了,人性却无解,那些人性里的幽微和纠葛常让我困惑。再惨烈的爆炸现场,只要耐心、细致地进行抽丝剥茧的排查与测算,总能准确地找出爆炸中心、还原爆炸现场的情景。但当事人为什么要这样决绝、不顾一切?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高光斗手上的烟烧完了,他把烟灰弹进烟灰缸里对梁吉平说道,

「或许你将来能找到答案,有那一天的话记得告诉我。赶紧回去睡觉吧,明儿还得去案发现场呢。」

梁吉平离开公安局的时候转身看了看,会议室的灯还亮着。望着窗口的那抹暖黄色,梁吉平心里重新恢复了一丝力量。

给爆炸案画像

睡了一晚,梁吉平精神好了很多。小鹿早上打电话关心他的情况,梁吉平只是简单说了两句就把电话挂了。他知道自己有些冷淡,可他实在热情不起来。他就想赶紧做些什么,能帮助破案。

梁吉平早早地来到了大桥上,因为高光斗和队里的领导打了招呼,他点名要梁吉平协助自己工作。

队里同事羡慕梁吉平,「你拜了个好老师。」能学到先进的办案经验固然是好事儿,可想到案件当中的惨状,梁吉平开心不出来。

高光斗没有时间思考这些,他一早详细询问了现场的法医,了解到一个重要情况:10 号和 11 号是现场被炸得最远的尸体,10 号尸体是在距离爆炸中心东北方向 26 米远找到的;11 号尸体被炸得更远,距离爆炸中心西南方向 31 米。

高光斗脑海中马上有了结论,他俩是距离爆炸中心最近的尸体。因为爆炸发生后,离爆炸中心越近的物体会被抛得越远。离爆炸中心远的物体,则会留在爆炸中心附近。如果没错的话,这两具男尸就是这桩爆炸案的「谜底」。

紧接着专家组通过幸存者和现场直接目击者,再次确定了这两人爆炸前后所处的准确位置。

虽然基本可以判断,但高光斗觉得还是缺乏直接的证据。

高光斗带着梁吉平在长江大桥上来回地溜达。大桥上的交通已经恢复,往来车辆络绎不绝,如若不是爆炸现场地面上的警戒线和脸盆大的坑洞,昨天的惨案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梁吉平想不明白现场已经来回勘察好多遍了,为什么还要看。

「越是熟悉越容易造成忽视。」

高光斗对梁吉平讲道:

「断案有时候就像生活,走得远了反而会忘记当初为什么出发。这时候就要回到起点,找到初心」

于是梁吉平不再说话,默默陪着高光斗在大桥上遛弯儿。

「讲讲话,不要跟哑巴一样」高光斗虽然心里有很多疑问,但语气却是轻松的。

「我担心影响你思考」梁吉平语气中却满满的沉重。

「放心吧,我的道行你是影响不了得。给我讲讲,你昨天来现场前在干啥。」

「爬黄鹤楼。」

「跟女朋友?」

「你怎么知道?」

「你是武汉本地人,不会一大早自己来爬黄鹤楼,昨儿又是情人节,还有你昨天穿的衣服,虽然脏了,但能看出来,是专门给约会准备的。」

高光斗说着调皮地冲梁吉平眨了眨眼,梁吉平跟着笑了,他也开始放松了。

「昨天我和女朋友约会来着,是在黄鹤楼三楼看到爆炸的,那股浓烟跟原子弹一样,整个黄鹤楼都被震晃,我脸上被那些粉尘拍打的生疼,我当时急忙从楼上跑过来……」

「等一下,当时粉尘冲击到你脸上?」高光斗突然打断了梁吉平,

梁吉平不明所以,轻轻点了点头。

高光斗顺着 10 号、11 号尸体方位,向前看去,大桥西面龟山之上,电视塔巍峨耸立。

「这么看来,咱们应该检查一下哪里?」

梁吉平有些疑惑,龟山离爆炸地点距离这么远,能检查出什么?

在高光斗的建议下,专案组从各分局抽调技术、刑侦、防暴警力 160 余人,开始对龟山进行地毯式搜索。梁吉平也申请加入了搜寻队,他希望立功,能够帮助高光斗破案。一百多名警察排成一条线,将龟山围了起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梁吉平睁大眼睛找了半天,就在眼睛都要瞪出眼眶时,他在一块石头后面发现了 4 块电车上的座椅碎片。

这印证了高光斗的推测:在尸体方向,发现电车上的座椅碎片,就说明椅子飞的方向,与尸体炸飞的方向一致,那么这两人中必有一个坐在椅子上。他们姿势应该是一个在炸药包的外侧,一个在里侧。

2 月 16 日上午,专案组痕迹物证鉴定专家徐利民通过车离地面的高度、椅子的高度、车梁损害的情况,得出与高光斗相近的结论。

高光斗和徐利民两人把爆炸中心精确到了 5 厘米之内。随后高光斗让梁吉平和另一名侦查员当模特,他按照自己的想法重现了现场,画出了一幅当时车上的立体俯视图还原图。

爆炸的那一刻,车厢里是这样的:炸药在公交车倒数第二排,右边靠窗的单人椅子旁引爆。那一瞬间,10 号正坐在椅子上,弯腰用双手扶住了地上的炸药包,而 11 号面对着他,蹲在 10 号旁边点燃了。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现场留下了 11 号一块完好的屁股,因为爆炸时 11 号是蹲着,他的屁股跟炸药之间离得最远。

接下来,就是找出 10 号、11 号的身份了。

大海捞针

车上每个人都有嫌疑,无论活着的,还是死了的。

高光斗确认炸药是在公交车上点燃爆炸后,他指出了破案的方向。专案组开始对公交车上 38 名人员展开调查,最先怀疑的是驾驶员罗某和售票员彭某,因为他俩在爆炸中基本没受伤。一番调查后排除了他们的嫌疑。专案组又在集中安置伤员的同济医院对伤员开展走访,经过相互印证,车辆爆炸前车上人员除了 10 号和 11 号,其余均未发现异常情况。

与此同时,武汉市公安局印发了 1 万余份《协查通报》。通过电视、广播、报纸等媒体发布信息,相继确定了现场 14 具尸体的身份,只有 10 号和 11 号的男尸无人认领。

10 号和 11 号一定是犯罪嫌疑人,目标越来越清晰。

梁吉平开启拼命模式,他二十四小时呆在现场,终于在四天后,他和专案组技术人员在 34 号袋的现场残留物中,拼接出了一张身份证残片,「唐喜明,男……」

武汉警力对全市旅店行业开展集中清理,在 2 月 18 日晚 7 时,有同事在硚口旅社发现「唐喜明」的住宿登记,另发现一名为「齐星献」男子与其同住。

高光斗和梁吉平很快赶到现场,得知唐齐二人是 2 月 13 日下午 4 时入住,2 月 14 日上午 9 时离店时,梁吉平激动道:

「爆炸案发生在 10 点 08 分,从这里乘坐 214 路公交车,只有几分钟路程!」

旅店老板娘对入住这两男人印象深刻,没等梁吉平问起,便故作神秘讲出:

「我记得他俩,他们一起进的房间,之后就再没出去,等到我去他们房间送水时,你猜怎么,房间里两张床,两男人却钻进一个被窝里干那个……」

梁吉平看着面前滔滔不绝的大姐,不断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不禁心中对她有所抵触。

高光斗从 301 房间中出来,拿出一根「沂蒙山牌」导火索,丢在梁吉平面前。

「马上就能结案了。」

根据旅店老板提供的身份证号,唐喜明家被锁定在江西省武宁县。梁吉平随专案组人员,连夜赶到武宁,找他们家人来武汉认尸。正当众人刚落脚时,负责接待的警员说,自己就是唐喜明亲戚,昨天下午还跟他打过招呼!

梁吉平听到此话,不禁倒吸口凉气,被炸成焦尸的凶手,还能在数百公里外诈尸不成?

不一会,一位面相憨厚的中年男子,被带进武宁县公安局,称自己就是唐喜明。

「我原来身份证丢了,8 号的时候,在回武宁客运车上,不知道被谁给摸走了。」

原本梁吉平即将破案的激动心情,瞬间被这句话碾得粉碎。没过一会,齐星献也被带过来,询问他身份证的事儿,他说去年在武宁县罐头厂,有个跟他一块打工的,叫曹军,那时忘了啥事,借了自己身份证。两三个小时后,曹军说洗澡的时候,身份证掉在水漏里给冲跑了。作为补偿,他当时还跟曹军要了 50 块钱。

原本在见到唐喜明后,梁吉平和专案组本一片消沉,但听齐星献说完,大伙眼都突然亮起来;无论如何,曹军这个人,成了目前唯一线索。

专案组来到罐头厂,提起曹军,不少工人印象深刻。在大多数人眼中,曹军是个异类,每天下工之后,他总是端着一套皱巴巴的西装,去厂子旁的小干洗店熨烫。然后他会穿上西装,扣上衬衫纽扣,挺起身板坐车去市里。

当别人问起时,他总要说,自己要出席一场高端画展。

「他说他的梦想,是要当一个艺术家!一幅画能卖出 10 万块钱!」

罐头厂工人们,有模有样学起曹军讲话时,纷纷捂着肚子大笑。得知在打工时,曹军和武昌力关系不错,专案组去到武宁县大山里,找到武昌力的家。

武昌力家境很差,屋里充斥牲畜粪便味道。

武昌力母亲称,儿子跟人定下了一门做倒插门女婿的亲事,但他寻死腻活,就是不同意。大家都觉得,武昌力好面子,不能接受倒插门。可后来,他从外面带来一个叫曹军的男人,两人吃饭一人一口,睡觉钻同一个被窝,腻的跟两口子似的。

老娘和未婚妻,对武昌力是又逼又劝,让他好好过日子,但他却疯了般,逢人便喊

要是我气伤了心,要死就不是我一个人,有好多人死,上火车上不去,就上汽车,炸死好多人!」

武昌力在矿上工作,平时负责炸矿时「装炮」、「放炮」,他这么威胁,也不是天方夜谭,大家对逼婚的事便收敛很多,但还是暗自使了不少手段。

过完年后,武昌力和曹军,用编织袋从矿上带回 10 公斤炸药,说是去武汉打工,就这么走了再也没回来。

梁吉平采集了武昌力母亲的 DNA,带去做亲子鉴定。鉴定结果出来了:10 号尸体就是武昌力。

至此,武汉长江大桥爆炸案,终于真相大白。

2 月 10 号,曹军和武昌力两人一起离开了老家,来到了武汉;

2 月 13 号下午 4 点,两人住进旅社;

案发前一个小时两个人从旅社出来,拎着 10 公斤硝铵炸药,坐上了那辆路经长江大桥的公交车。

1998 年 3 月 29 日,案件宣布告破。

梁吉平参与了全部的调查过程,当他写完结案报告后,他竟没有感到轻松。他明白了高光斗说的那句话

「案件都有凶手,但人性往往没有答案」

尾声

历时 45 天,案件结束了,专案组解散了。

梁吉平送高光斗离开时给他准备了武汉市的特产:热干面和枯豆皮。高光斗笑着收下了。

「什么时候到北京了记得来看我。」高光斗心里已经认可了这个毛头小子。

「我到时候带女朋友一起,您可得请我们吃烤鸭。」梁吉平藏起内心的不舍,和高光斗开起玩笑。

「我希望你去的时候她已经是你媳妇儿了。」

「保证完成任务。」梁吉平调皮地冲高光斗敬了个礼。

「我走得急,没时间给你准备礼物,这句话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吧。」高光头沉默了两秒后缓缓对梁吉平说道,「我们警察任何时候都以保证群众的生命财产为主要责任,但切记不要忘了自己也有家庭,也是群众的一部分。」

高光斗说完这句话就上车走了,梁吉平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开。转身回警局的时候,梁吉平看见小鹿站在街角的榕树下,在冲着自己笑,她眼睛里那汪清泉依然清澈透明,梁吉平跑过去抱住了小鹿,他知道该怎么做好一个警察了。

黑暗的背面即是光明,永远相信爱和责任,守护和平。

两个悲观厌世的青年,竟然用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情人节相约殉情,还是同性恋者,让人唏嘘不已!正如爆破专家高光斗所说:“案件都有凶手,但人性往往没有答案!”

评论列表

头像
2024-06-29 18:06:43

老师真厉害,耐心而又理智的去帮助受伤的人,文章写的让人很感动

头像
2024-06-27 00:06:07

求助

 添加导师微信MurieL0304

获取更多爱情挽回攻略 婚姻修复技巧 恋爱脱单干货

发表评论 (已有2条评论)